鹤行青云

我好矫情

一直是想开坑写点什么,想好构思快三个月了迟迟没动笔。无论是三次二次都有烦心事打扰我,国庆在闭门的这几天无论看书还是补剧心情一直都不好,空间也不敢翻,总觉得什么破事都在针对我自己,有一秒觉得我自己很恶心

初心这事儿,我从来不觉得最早我喜欢小马是错的,它值得我一辈子回忆呀,我永远喜欢小马呜呜呜呜呜呜

一个月前的图

跟风改图hhhh

画鹦鹉

【剑冰】花吐症

很老套的梗了不过想写很久啦

假的原剧向

ooc都是我的


*

喉中一阵异物感袭来,随之而来呕出了一朵淡蓝色的花,落在地上。

他去了厉族藏书阁翻阅了各种相关病症的记载,得到的解决方法只有一个,可这似乎毫无意义。

“是……这样吗。”

冰无漪很清楚自己得了什么病,只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,纵然喜欢再多的苦境美女,也比不上被冰封起来的,明知无果的——劫尘。和死人表白和接吻,冰无漪也没有那么傻。斯人已逝,这怕是无解之症了吧。

就算是冰无漪这样的“情圣”也不会有人去爱。劫尘对他,如此,对众人,亦是如此。厉族都是善于伪装的。在苦境的一番深入,他也从未将半分分情字说给其他姑娘听。他想体会什么是爱,偏偏这个爱唯有爱之厉自己体会不到。

冰无漪想着,不然就在我无漪公子有限的日子里多做些好事吧,以后积点德,让厉族的子子孙孙知道有一个先祖曾立下如此多的丰功伟业。处理好了剑通慧的后事,第一个好事就被搅黄了——他一辈子不愿再见到的人,剑布衣。

冰无漪见到他就想到了失去的挚爱,记得那时的话,彼此之间恩断义绝,只剩立场,见到并会取下性命的狠话。但握在手中那把凝水的剑却是被他紧攥得滴答着水滴。

“冰无漪,请自便吧。”剑布衣没有动剑气,更是一点未能出招。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定是无法挽回,是他的一时失控误杀了剑通慧,自己的剑招和碧血长风在此又怎能有假。血债血偿这个道理剑布衣是明白的。

冰无漪迟疑了片刻,手上的冰剑替换成了祸水。

运气之时那阵难受的痛感再次袭来,一下子乱了气息,喉中异物硬是让冰无漪咽了回去。趁还能直起身时举着祸水盖着残留的剑气指着剑布衣的胸口说道:“离,离开这里。”


*

当冰无漪睁开眼睛,自己已经身在秋鸣山居了。憋在嗓间的一团花瓣也终于咳了出来,伴有血腥味儿和花香。

屋外的人闻声进了房间,冰无漪挥挥手连忙将花瓣收起,擦去嘴角的血迹。进来的人是剑布衣。最终袖口的血迹还是没能瞒住他,“冰无漪,你身上有伤?”

“你若是要寻吾报仇,可随时光临秋鸣山居。”

冰无漪冷笑一声,随即便化水银功体变成一团水雾消失了。

冰无漪向来是惜命之人,风流公子这次就这么香消玉殒了让他深感遗憾。“唉呀……我若是这样走了,乌鸦嘴跟锋仔会不会伤心啊。”冰无漪迟愣一下,收回了刚才的话。他才不会去关心那个臭酸布衣,一切都是因为剑布衣,事情才会变成这样,对,一定是这样的。剑布衣杀了劫尘,这有什么话可说的,本来立场就不一样,这种朋友不交也罢。

冰无漪打了一个喷嚏,又喷出几片花瓣,入秋以后春归何处就变得凉飕飕的了,令他莫名觉得有一丝孤独。


*

呼出花瓣,将它握在手心,此症何时能解开。

他不知道自己因何对冰无漪动了情,执念太深,他不愿承认。已经快过去两个月了,剑布衣曾想过告白,当下定决心之时发生了这样沉痛的事,没有脸面再去见他。一个名字一直埋在心底,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,也定不会喜欢过他吧。

心口又是一阵剧痛,咳出更多的花朵,这一幕刚好被月藏锋看到了,“剑布衣……你咳出的花越来越多了。”

“月兄,我无大碍。”剑布衣勉强笑笑。

剑布衣换了一身清闲的素衣,有吸引力般脚步不自觉踏进了他常去饮酒的小店。这家小店曾是冰无漪推荐给他的,因老板家的女儿生的标致,冰无漪过去常来。前些年姑娘家嫁人了,冰无漪也不怎么来过了。剑布衣坐下来点了壶清酒,店小二细心地端上碟小菜。“哎看客官又来啦,一脸心事重重,想必是和心上人闹矛盾了吧?客官来之前这儿也来了位英俊公子哥,一个人喝了挺多闷酒的,还碎碎骂着一个人,说什么爱之厉无爱之人来解。唉,真可伶。啊不好意思呀,小二说多嘴了。”店小二说罢端着盘子去忙活别的了。

剑布衣将酒一饮而尽,他想找冰无漪,他的胸口疼的快要撕裂了。忽的闪出一丝想要疯狂侵占冰无漪的念头,言灵是只有对他有效,人也一定要是他的。心中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告诉他冰无漪的去处。


*

不管冰无漪心愿与否,剑布衣抱着不坚定的决心直径奔往春归何处。

看到剑布衣嘴角黏着染红鲜血的花瓣懵了。睁着眼看剑布衣靠着他越来越近,直到贴紧双唇。

冰无漪突然脑袋发空,用最后的一丝力气推开他,想要骂人时却被喉咙中的花朵卡住,一阵咳嗽,将花吐出了。

“吐干净了?我这里有一朵一样的,两个凑一起挺美的。”

“寒酸布衣你——”


*

只有心意相通的亲吻双方能同时吐出一样的花。冰无漪不承认自己有喜欢过剑布衣,剑布衣也没说过多的话。

“若是想杀我,那现在正好。”

“你害了劫尘一事我决不饶恕你。”

“还想杀我吗?”

“……”


*

在那之后冰无漪原谅了剑布衣,可二人就一直在打冷战。

冰无漪最烦剑布衣了,抢了自己珍贵的初吻不说。自己没能狠心杀他就露出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,仗着那两个字就可以随意欺负他还不用说抱歉,现在还强行以共同疗伤为由将自己扣在秋鸣山居,天底下怎会有这样过分的事!

“上次突然心急没能告诉你我的心意真是抱歉,要不你上次吃了亏的吻你再亲我一下还回来?重申一下,我喜欢的人是,冰无漪。”

冰无漪三个字说的异常坚毅。

“我……”冰无漪突然红了脸,盯着剑布衣的脸在脸颊上亲了一口。

“这一吻还你。”


*

两个人至今仍有数不清的恩怨,若是能够早些吐露真意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了?是自己将过去的感情放的太重,殊不知如今早已放下,过去失去的太多了,只想紧紧握住你的手,别再离开我。

——春归何处?秋鸣山居。

今天也要努力鸭🐦

我最快乐的事情是盖印让剑冰忘记了分手的三掌断情,然后以同样的糟糕相遇重新相识,言灵还在,春梦有你。每次都当着你的面抢走你的美人,花钱买一番乐趣就是为了看你穿女仆装,再天天欺负你几次,最后还能活着从佛碟下甜蜜退隐

是老婆

拉个郎

我喜欢这个小姐姐

【剑冰】立秋

很短)写的再差也要发出来

小甜饼

秋鸣山居的枫叶又红了几分。

“啊————嚏——”冰无漪吸了吸鼻子,倒是不在意什么。可是到了午后沏茶的工夫,脑袋开始浑浑噩噩,差一点茶水就撒了满桌。看着冰无漪迷糊糊的样子,剑布衣刚要开口的二字又咽了回去,连忙伸手去扶住了他。剑布衣感受到冰无漪的体温有些微微发烫,便打横将他抱起,冰无漪想要挣脱怀抱,却是力不从心,眼前只见得寒酸布衣模模糊糊的身影,说不出话。

“想必是受了风寒。”

立秋了。剑布衣想。这家伙身子骨本来就偏寒,这一变天肯定受不住。将人抱入卧房,替他换了身衣服,打湿了手巾贴在额头上。想着为冰无漪蒸一碗蛋羹会好些,又替他掖了掖被子。一连串动作下来都仔细认真得很。

蒸好的鲜蛋羹还冒着热气,舀了一小勺放到嘴边吹吹气,再送到恋人的嘴边。

你尝尝看,合不合口味?”这是剑布衣难有的温柔。“吾不想吃……”冰无漪推开碗像小孩子拒绝汤药般别过了头。“好好养病。”剑布衣把碗放回床柜上,“吾还有事,先行离开了,蛋羹要吃光。”

冰无漪假装蒙住被子等着剑布衣离开,随着阖门声愈发响彻心扉,冰无漪心中生了几丝暖意。起身捧起仍旧温暖的蛋羹,尽数扫进胃中。在床上抱着枕头滚了几下,耳边响起刚刚寒酸布衣那句平淡无奇的话,脸愈烧愈烫。“我这是怎么了……”冰无漪拍拍脸。


“我定是病了罢。”


改变不了他可爱的事实

无心亦心,自在观真,薄情非情,醉饮太平。

(凭印象画差距还是好大

是今天画的,(百感交集

昨天去画的,很开心

发了好几次,
是剑冰
R18慎点
非常ooc!链接怎么也发不出去了,还是走评论好了

【冰毒】

最近在旅行,无聊就写写,第一次写文给了剑冰,写文好辛苦,我不会写文,希望吃粮愉快吧
吃我一口糖!
主剑冰,微月缺

不是真的吸冰毒!
【以下正文】

今天是冰无漪追求缉天涯失败的第(……?)天

“我这样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男人,总有一天会得到天涯姑娘的芳心的!”嘴上是这么说,其实他心里都明白,自己喜欢的人————眼前这个年轻剑客,是他平日里最讨厌的人,可后来不知怎么,渐渐的对这个寒酸布衣的感情变了味儿。

“……无漪公子,让我住进你心里可好?”
“臭布衣这是我的台词!”
……

冰无漪喜欢剑布衣,可是他从来不说。

他最怕剑布衣的小心咒。
以前是因为剑布衣前一秒一说“小心”他肯定就在后一秒遭殃,把他气得直跺脚。现在却是因为剑布衣有意说“小心”接着不由分说将他的某些地方捏一把,害得他面红耳赤。
“喂喂寒酸布衣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

剑布衣很喜欢夏天抱着冰无漪,因为他是水之厉,身体自然很凉快。天热他也懒得动弹,任剑布衣抱着他。他摘下帽子,头蹭蹭怀中人的颈窝,然后轻轻的在脸颊上亲上一口,学上几句怀中人经常挑逗姑娘的情话,闷热的秋鸣山居变不再乏味。

昨天冰无漪不高兴了,原因很简单。他叫上缉天涯一起逛庙会,结果却是剑布衣带着月藏锋和六独天缺一起来,理由是人多会更热闹些。可惜了冰无漪特意打扮的这一身。更气人的是,在街上碰上了这个守财奴月歹笋,摆摊卖着各种首饰。

冰无漪忘不了那次他赌输给了剑布衣,将身卖给了他,还被迫穿上女仆装,让月歹笋跟秦假仙看他笑话。当然,此卖身亦非彼卖身,只是不服气给寒酸布衣做了几日家仆。
“气死我也……”
“好啦好啦,麦生气。”剑布衣拍拍冰无漪的肩膀。

庙会很热闹,他抱怨剑布衣怎么没招呼缉天涯姑娘一起,剑布衣说都是男人不方便,更何况那位名唤冰小雨的姑娘正与她分享私藏的宝贝——东陵不笑生的封笔之作,《我在船上的日子》

冰无漪拽着剑布衣要去钓金鱼,月藏锋觉得无趣,便带着六独天缺去了其他地方。本来冰无漪看着寒酸布衣就烦,现在二人独处却觉得有些尴尬,浑身不自在。
“寒酸布衣,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?”
“正好我今天也想钓金鱼试试。”

剑布衣微微合眼,想起过去他在厉族的日子,只有小师父会偷偷带着他出去玩,并且……他第一次在庙会上钓金鱼,就是和小师父一起的。也是在那个时候,对小师父心存爱慕。

“小……冰无漪,你记得以前和你钓金鱼的是何人了吗?”
“嗯?”冰无漪好奇为何剑布衣要这样问。
“没什么。”

约好月藏锋、六独天缺到庙会门口碰头,他们二人早早就过来等着。冰无漪手里多了个袋子,里面是两条小金鱼。
冰无漪其实一条金鱼也没钓上来,都是剑布衣钓上来给他的。店老板觉得这个英俊公子一条都没钓上觉得可惜,便送给冰无漪一个鱼缸安慰他。
“噗……看来你这张脸还挺有用的。”
“寒酸布衣……!你你你你你找打!”
“哈哈好友你们也来了。”剑布衣见月藏锋和六独天缺回来了,借此打岔。

四个人到齐了,打打闹闹的一同回去了。

回了秋鸣山居,冰无漪气呼呼的换好衣服回房间倒头就睡。躺下去还正想着给两条小金鱼取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,就感觉到一个人钻进他的被窝里,那人正是剑布衣。
“臭布衣,你怎么过来了。”
“我隔壁月兄他们太吵了,过来躲个清闲。”
“吵?你是指……”冰无漪似乎明白了剑布衣言外之意;隐隐约约听见些声音,一切都明白了。

剑布衣一翻身就抱住了冰无漪,但他没有胡乱对冰无漪做什么,只是,让他抱一会儿就好吧。冰无漪想。
今天咱们就静静睡一觉吧。
也好,也好。

剑布衣一向起床的很早,他要叫冰无漪起床。他捏捏床上人的鼻子,动作温柔的很。“冰公子起床啦。”这个人的起床气很大,死活不愿意离开床。“滚……滚。”冰无漪迷迷糊糊的要支走剑布衣再睡一会儿,可剑布衣也不是什么耐性子人,二话不说直接就被剑布衣拖下地。

“哎呦喂剑布衣你轻,轻轻点!!!疼死我了喂————!”冰无漪这一声惨叫,秋鸣山居的众人早已习以为常。乱打乱撞,最终剑布衣吻上了冰无漪的嘴唇,这一吻差点让冰无漪站不住脚,不过他可算是消停下来了。

“早安吻?”
“剑布衣你要点脸行吗!”

吾的小师父怎么那么可爱,今天也是中了冰毒的一天呢。剑布衣想。












素阿果辣

一秒钟的刀子

以前的瞎涂

去年拍的

女孩子有点可爱

快乐

無聲色難:

小厨神意琦行】
这集算是旅行剑宿吧】
意沐 慎戳 别打我 我是被逼的

嘘……幕后导演偷偷转发一下

無聲色難:

小厨神意琦行系列
都是骚话 辣眼睛
还是自行避雷吧……果咩
又是tag乱打系列

野餐💓💓💓

衣服花纹画错了,一直不记得发图

显示更多内容